簡體中文  |  English   |  Fran?ais  |  ???  |  日本語

公眾號
公眾號
客戶端
客戶端

大連 · 沈陽 · 上海 · 東京

郵箱登陸 友情鏈接 法律聲明

頁面版權:恒信律師事務所 中企動力 提供技術支持   遼ICP備06009171號-1

>
>
案件述評: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認定

大連   總機:86-411-82825959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沈陽   總機:86-24-22517958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上海   總機:86-21-63903699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恒信資訊

案件述評: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認定

分類:
恒信資訊
瀏覽量

      企業名稱是用于識別市場主體的名稱和企業重要的營業標識,相關公眾可以通過不同的營業標識而識別不同的市場主體,最終用來識別商品的來源。根據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的規定,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包括簡稱、字號等),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但在實踐中,對該項規定的理解和適用存有一定的爭議,甚至存在企業名稱權濫用的情形。為此,筆者結合日前代理的一起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以下簡稱“本案”)就相關實務問題做簡要評析。

案情簡介

1993年,經A市政府批準,某儲運公司在金三角廣場15號開辦A市糧食批發市場并取得《市場登記證》。2003年3月,王某等人以市場改制為由登記設立A市糧食批發市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糧食公司”)。2005年8月,經A市國資委批準,A市糧食批發市場的整體資產以協議方式轉讓給東方公司,并由東方公司在原址繼續經營該市場至今。2013年2月,糧食公司以東方公司擅自使用其企業名稱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訴訟。該案歷經一審、二審、再審等多個程序,多次反復,最終于2019年8月塵埃落定,終審判決駁回糧食公司的訴訟請求。

裁判觀點

終審判決歸納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東方公司在其經營市場過程中使用A市糧食批發市場字樣是否屬于擅自使用糧食公司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對此,判決認為:第一,東方公司在其經營市場過程中使用A市糧食批發市場字樣,是源于對某儲運公司登記在先的A市糧食批發市場名稱的沿用,不屬于擅自使用。第二,糧食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在取得企業名稱后對該名稱進行廣告宣傳、通過實際經營建立良好商譽或該企業名稱是因糧食公司在實際經營中做出積極貢獻而具有一定影響力。因此,A市糧食批發市場這一名稱的自身影響力與糧食公司無關。第三,糧食公司沒有提供證明相關公眾對A市糧食批發市場字樣與糧食公司建立唯一聯系的證據,無證據證明相關公眾提到A市糧食批發市場就會聯想到糧食公司。因此,東方公司使用A市糧食批發市場字樣并未引人誤認為是糧食公司或與糧食公司存在特定聯系。

實務總結

本案系因歷史原因而導致的企業名稱和市場名稱之間的沖突,權利人的相關主張最終沒有得到法院的支持,根源在于市場名稱的使用有其正當性和合理性。企業名稱在受到法律保護的同時,亦應防止權利濫用。借由此案,筆者進一步就企業名稱相關的實務問題簡要分析如下:

一、企業名稱在登記主管轄區外的保護

在企業名稱權的理解上,存在一種誤區,即認為權利人只能在登記主管轄區內享有權利,超出該轄區就不受保護。實際上,從權益主張的角度,企業名稱專用權的法律保護往往只限于登記主管機關的轄區,即已登記企業名稱可在登記主管機關轄區內排斥他人注冊登記和使用相同或近似的企業名稱。但在登記主管轄區外,仍然給予反不正當競爭的保護,即當企業名稱在登記主管轄區外具有一定影響力時,他人使用相同或近似名稱足以引起市場混淆的,可以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二、企業名稱簡稱的認定和保護

企業名稱的簡稱具有識別市場主體的商業標識意義,在一定條件下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簡稱往往具有與使用他人企業名稱同樣的不正當競爭后果。為此,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企業簡稱給予了明確的保護,但應注意以下適用條件:第一,企業在長期的經營過程中,主動地、持續地以簡稱指代其企業名稱并進行實際使用和宣傳。換言之,如果該簡稱是由第三方創設而非企業主動使用,則企業無權主張對該簡稱的權利。第二,由于企業主動、持續的使用行為,企業簡稱已在相關公眾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第三,由于企業簡稱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相關公眾已將該簡稱與企業建立起穩定的聯系。筆者認為,通常在同時滿足上述三項條件時,企業簡稱才能給予反不正當競爭的保護。

三、仿冒行為的界定

在判斷是否構成仿冒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時,需考慮以下構成要件:第一,行為人的擅自使用。從不正當競爭的角度理解“擅自使用”,除了應具有未經許可即使用的客觀要件外,還應具有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主觀惡意,即明知他人的企業名稱而使用。否則,不能構成“擅自使用”。例如,在不同的登記主管機關分別登記的企業字號相同或近似的,不應簡單認定在后登記的一方為擅自使用,而應結合是否存在主觀惡意綜合認定。第二,被仿冒企業名稱有一定影響。《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于企業名稱的保護立足于制止仿冒,而行為人之所以實施仿冒行為,其主觀上意在“搭便車”,“傍名牌”,盜取他人商譽。因此,被仿冒的企業名稱應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即通過實際經營活動及廣告宣傳,積累出足夠的商譽,使一定范圍的相關公眾知道該企業名稱,進而與其他主體相區分。第三,相關公眾的混淆和誤認。具體而言,是否造成混淆和誤認應以相關公眾的注意力為判斷標準,防止專業人員的先入為主;混淆和誤認的程度達到足以造成即可,而非實際發生;混淆和誤認的結果不限于與他人的企業名稱相同或近似,也包括他人企業名稱中的字號、簡稱、縮略語、代號、圖形標志、外文名稱等能夠作為標識市場主體的稱謂。第四,涉嫌仿冒的名稱不限于用做企業名稱,也包括商品名稱、服務名稱、商標名稱、微信公號名稱、微博名稱、域名等。最后,涉嫌仿冒主體與被仿冒的企業不限于同行業,只要導致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均可認定。

綜上,作為民事權利,企業名稱權的首要功能是支配,即權利人對于企業名稱的使用和處分,可以獨占的使用其企業名稱;其次是排斥,即對于權利妨礙行為的排除。其中,在登記主管轄區之外,企業名稱不具有當然的排斥力。本文簡要闡述了這種排斥力的適用條件,以供參考和指正。

平特一肖啥意思